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妻子的奇怪嗜好
妻子的奇怪嗜好
妻是个性欲很不正常的人,不过这可能跟她的专业有关,她是医科大学教授,解剖教授,每天有5 6 个小时会跟泡在福尔马林池子里的尸体打交道,所以她的性观念跟普通人有点不一样,她很难满足,有时候又丝毫没有性欲,而且还常鼓动我找女人,可我真对找女人兴趣不大,於是妻就说要帮我找一个,好象说是她医科大里的的一个女老师,因为我处於被动,也没仔细问,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位姓什名谁么,在这里就叫她叫喜芝吧,只知道是她的同事。

  有一天,她那个同学两口子到我们家来了,其实那两的长相真很一般,男1米65左右吧,女约1 米60左右,正赶上我那天有事,没时间陪他们吃饭就出门了,我回来时,他们已经走了。晚上,妻又是那个话题,问我想插喜芝不,说真的,我真不太想,妻很不高兴的样子,做爱也没有兴趣了,无论我怎么她与XX插屄的事,她也激动不起来,看情况她不是装的,可能真是心里不高兴。可是我那时真没兴趣同那个叫喜芝的插屄,就哄妻子说以后看情况再说,什么时候一刺激后就想插她啦也说不准,於是妻非要我把她当做喜芝插一回,我们插屄时,妻嘴里说着「我是喜芝,我是喜芝,我叫你插」,不一会妻就高潮了……

有一天,妻子又回娘家,说岳父病了,我那几天正好有事,没法跟妻子去,妻子也知道我那几天有事离不开,说自己去就行了,我知道妻子很孝顺,自己去就自己去吧,於是,妻就自己骑摩托车去了,当天晚上妻没回来,因岳父家那时没电话,也没法问情况,心想可能是要岳父需要照顾,回不来。第二天妻还是没来,到第三天下午,我准备从家过安排一下,去岳父家看看,到门口,见大门从里边插着,因为那时孩子已经上学去了,一定是妻子回来了,搞了一下门,果真是妻子回来了,我进门后,妻着就又将大门插上了,到了屋里,妻拼命地抱住我,亲我,摸我的鸡巴,呵,两天没插屄就馋得这样,我心里想,我被妻摸得硬起来了,於是就与妻子脱了衣服上了床,两天没摸妻的乳房,这一摸,我的鸡巴硬得有点胀,身子一挺,就插进了妻的屄里,妻的屄很滑,肯定是流了好多水,我插了几下,妻的脸红红的,突然又问:「你插喜芝一回不?」我还是说:「以后吧,现在还没兴趣。」妻没再接着说别的,让我两手捻她的乳头,嘴里不停地说:「使劲捻,使劲捻」,她使劲抱着我让我抽插,一会,妻又问:「你插喜芝一回不?」我还是说现在没对她没兴趣,妻有点急了,两脚蹬说:「你插喜芝一回呗……」我没说话,但也没答应,妻这时扶住我的双肩,让我停下来,一本正经地对我说:「我要是让他男人插一回,你插她不?」「那我也不太想插她,不过插插也行。」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妻的脸通红,又说:「我让她男的插了!」我一愣,脑子里随当浮现出那个男人的影子,我有点懵,也有点兴奋,毕竟这太突然了,我不相信。「糊弄我的吧?」「真的,我真叫YY插了。」她见我又一愣,就解释说:「就是喜芝家男人。」那个喜芝的男人叫YY,我现在才知道。「别糊弄人了,啥时候呀?」「真事,我不糊弄你,你生气不?」我现在不敢肯定这事是真是假,就说:

  「不生气你与XX插屄我不是没生气呀。」妻的脸通红,那表情很激动,也很幸福,说:「下午我还叫他插了一回的,不信你摸摸,里准得还有他的熊,我最后没擦,光垫的纸。」说着拿过刚才脱的内裤,从里边拿一打纸,可不,纸都是湿的!於是,我拔出鸡巴,伸手指摸了一下妻的屄眼,将手指放到鼻子上闻了一下,真的有一股精液味!「你不是去你家了吗?在哪儿叫他插的呀?!」我心里有一股说不上来的滋味。原来岳父的病不大,当天下午妻就从岳父家回来了,走到半路,突然想往喜芝家去看看,去时并没有想发生这些事,到她家后,只有小孩在家,喜芝还没回来,於是她就等,直到天快黑了,喜芝夫妇才回来,见妻去了,很热情地留妻吃饭,不知什么原因,妻没拒绝,就留下吃饭,吃过饭,天已晚了,妻也没法走了,晚上,喜芝让妻和她一起睡,让她男人睡另外一个小床上,妻她刚睡着就醒了,那时大约有9 点来钟,喜芝不知什么时候到她男人的床上去了,听到她们正在做爱!妻听她们做爱自己很兴奋,小屄开始发痒但一动也不敢动,过了一会,她们做爱停了下来,妻听到有人下床,到妻睡的床上来了!妻还是闭着眼装睡,那人到妻床上后揭起妻盖的毛巾被和妻睡在一起了,不是喜芝!妻感觉的到,当时,妻浑身都麻了,又害怕、又害羞,脑子里一片空白,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好,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心里想:「他为什么敢守着喜芝的面来干我不要命了我怎么办?」没等妻想下去,一只大手已摸到了妻的乳房,先是轻轻地摸,后来他捻起妻的乳头,开始妻还装睡,后来真的受不了啦,妻的浑身开始哆嗦,手开始出汗,呼吸也开始急促,小屄内的淫水已经流到了床上,那男人这时翻身趴到妻的身上,大口大口地亲起来,妻装不下去了,又不好害羞,用手推着那男人,叫:「喜芝,喜芝,您咋的?」喜芝过来了,到了床边说:「别吵,他想插你,我很爱他,求你就让他插一回吧,咱俩是好朋友,求你啦。改天我也让你老公插好不」说着,喜芝竟趴下来亲到妻的上,妻没想到喜芝会亲她,她从来没与女人亲过嘴,这一亲,妻浑身哆嗦的更厉害了,这边喜芝的男人的阴茎已肉到了妻的屄里,那男人的阴茎好粗,好硬,妻下面的水已将被单湿了一大片,那男人在插逼的同时,两手不停地捻着妻的乳头,一阵阵快感从妻的屄、乳头传遍全身……就这样,他们一直插到4 点钟,那男人才射精在妻的屄里,中间那男人一会插妻,一会插喜芝,射精时全都射在妻的逼里,妻说,插她的时间多些,他让妻为他口交,妻没做。

  到第二天,白天时他抱住妻子,又猛插了妻一回,妻也两腿大开抱着他淫荡着摇着屁股配合着他的抽插,晚上,他又插了一会妻,还没射精时,妻说突然想起我,觉得还征求得我的同意,不然心里不好受,於是就想哭,他也就没有再插,鸡巴就从妻的小逼里湿泸泸的抽拔了出来,今天要回来时,他要求再插一次妻的逼,妻子想反正都让他插过了,再插一回也无妨,妻就脱了三角裤,配合着,让他干入了逼,他老婆在一旁看他干逼,他连插了两回,所有的精液全数都射在妻小屄里,射在逼的深处,妻的两腿夹着xx的屁股久久不放,精液从交配的缝隙汨汨的,渗个不完,妻被他抽干得,小逼又爽了两次,我听着妻给我讲,一种被戴绿帽子的感觉从头传到脚,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有点愤恨,但已全转为性的亢奋,我的鸡巴这次好象比平时大了许多,不停的在妻的屄内灌输着我的精液,一炮又一炮的干妻的屄,干到双,脚都快发软,因为从未如此兴奋过,过了几天喜芝又来我们家了,这次是她是一个人来的,晚上,妻很激动,老是鼓动我去玩那个女人的屄妻认为这样心里才会有些平衡感,我感觉,妻的逼也不能让人白入,况且喜芝又自动送上门来,我想大概是她男人叫她过来让我干屄的,也叫她送顶绿帽子给他戴,我越想越兴奋,心想这下子,有不同滋味的屄可干了,在客厅看电视的聊天中,我看着喜芝穿着短裙的大腿,白色的三角裤,故意微露着让我看,好像要勾引我,不禁我的老二翘了半天高,喜芝看到我老二翘起来,在裤子拱的鼓鼓的,喜芝就对我老婆说你看你先生的那根大老二要发威了,并用手指着我裤裆,老婆看了笑说,你不是想奸她吗,可以开始喽,说着我一手就摸过去喜芝的大腿,直往那三角地带摸去,喜芝也没有闪避,还一直笑个不停,想不到喜芝的三角裤竟然湿了一大片,於是我索兴把喜芝的白色三角裤给,慢慢的搓下了大腿,露出了骚屄,我把喜芝的两腿打开,欣赏着水汪汪的骚屄,一片乌黑的鸡巴毛,泛着湿搭搭的淫水,好一片鸡巴,心想这小妮子还真骚,我用舌头伸进了屄内,来回着舔着,舔着越舔,淫水越多,喜芝的屁股一直往上顶,我吸着喜芝小逼,把舌头伸到逼里搅动着,并且发出啧啧的响声,喜芝被我吸着一直浪叫着,两条大腿把我的头夹着,妻在一旁看着也过来,按着喜芝的大奶揉着,妻过来把我裤子脱了,并用嘴吸着我的老二,这时我老二硬得不可再硬,妻便把我老二抓着,往喜芝的屄口上送,妻拿着我的老二,先在喜芝的屄口上来回着磨着,发出,哔哔兹兹汃汃的声音,把喜芝磨出了许多的淫水,阿这滋味实在太好了,妻子拿着自己老公的屌,往别的女人的屄上送,想着就有够刺激,妻子橹了一阵子看差不多了,就用左手抓着我的屌,,对准了喜芝的屄门,右手扶着我的屁股,一个使劲,我的老二,卜滋一声,就贯进了喜芝的肉洞,实在太美妙了,我的屌在喜芝的屄内抽插着,我的阴茎被喜芝的小逼,紧紧的套着,感觉到喜芝的屄内一直在抽动,好像在吸我的鸡鸡,我左手玩弄着喜芝的奶子,右手搓揉着妻子的屄,妻的屄被我揉出一滩子淫水,看样子妻的屄不被我干个几下子,恐怕受不了,我在喜芝的屄内大力抽了几下子,然后大力的拔了出来,拔出的时候喜芝身子振了一下,并发出,卜的一声,妻看见我的阴茎从喜芝的屄中拔了出来,赶紧靠到沙发上,两腿打开,用手拨开屄口我将,刚从喜芝肉洞中刚拔出的阴茎,上面沾满喜芝淫液的阴茎,往妻的,屄里给,捅了进去,妻闭着眼睛享受着,我感觉妻的肉洞在一紧一缩着,夹着我的龟头,我舒服得几乎快射精,於是我的阴茎便插在妻的屄中不动了,好好的享受,一会儿,射精的冲动消失了,我才慢慢的抽插起来,一旁的喜芝还在两腿开开,整片屄都湿淋淋的,闭着眼享受着余韵,此时我一面插着妻,将妻的屁股抱起,并推了喜芝一把,说走我们到床上去干个痛快,我把妻往床上一放,便大力的抽插,妻的两腿夹着我的腰,哼……哼……哈……哈……舒服的晃动着,这时喜芝走进来,看着我干着妻,便倒在床上柔着屄,看到喜芝的淫屄,我将插在妻子屄内,的阴茎拔出来,分开了喜芝的大腿,将我的阴茎又干入了喜芝的小屄,又是一阵的抽了又插,插了又抽,喜芝被我干得,哎呀……哎呀……乱叫她越顶,我就插得越大力,淫的她,整个人都快瘫了,整个晚上我就在两个女人逼上,不停的轮流干着,一会儿插喜芝,一会儿插老婆,插喜芝时舔着老婆的屄,插老婆时舔着喜芝的屄,累的时候便趴在女人身上,休息着,当然阴茎还是插在阴道里面,喜芝也没有回家,让我插了整晚,淫水流湿了一大片床单,当然我插喜芝的时间比插妻多,我要射精的时候,一定挑在喜芝的屄内射,一滚一滚的,精液直往喜芝的小屄,的深处里射,射的我全身一直打哆嗦,抱紧喜芝,屁股也使劲的往喜芝的小逼深处揉入,使阴茎插得更深,想把精液一滴不賸的射乾,射到到喜芝屄的最深处里,大概是一种报复的心里因素吧,早上喜芝要回家时,我还剥了她的衣服,脱了她的三角裤,把她放到床上,架起她的双腿,狠狠的插了她一炮,射了她屄内满满的精液,并且互相约定,既然大家都干开了,我和喜芝的老公一样,喜欢妻子的鸡歪让别人干,又喜欢干别人妻子的鸡歪,乾脆改天喜芝带着老公来我家,大家一起换妻干,我老婆也非常期望的同意,送走了喜芝,妻也终於松了一口气,毕竟被喜芝的老公干了,也要把他老婆干回来才会甘愿,我搂着妻,说干了一整晚也累了,我们去补个眠吧,上了床就想到,` 干屄,` 於是我就把阴茎又插入妻的阴道中,刚才的精液全都射给了喜芝,现在也没有精液,可射了,於是我说,让我们干着睡吧,我就把阴茎入到妻的小屄里,睡着了,喜芝在几天后果然带了她老公到我家来,妻见到喜芝的老公有点不好意思,还好大家又不是没干过一会儿就适应了,大家商量今晚要怎样的干法,结果大家一致同意,大伙同在一张床上,开个无遮大会,又过隐又刺激,说着我们便同时搂着对方的老婆,又抱又吻的,上了床,看着妻的三角裤被喜芝的老公脱了下,来,感觉真是五味杂陈,我也将喜芝剥了个精光,趴下去舔屄,我们舔着对方老婆的屄,吸着淫水,阿那可是大补啊,我吸着淫水不断的往肚子里吞,储备精力,待会儿好大干喜芝,妻的那边已经干上了,喜芝的老公不是用干的,而是用转圆圈的磨着,屁股在妻的屄上打圆圈,深深的嵌入着,妻的屄,喜芝老公的阴茎插在妻的屄里晃着,妻的淫水伴着浆起的泡泡,已经流到床单了,我舔着喜芝的屄,看着妻被干着,哎……哎……叫感觉好兴奋,喜芝被我舔得哇,哇大叫受不了,用手抓着我的阴茎,往她的屄口上送,我屁股一挺,咕叽…的一声就干了进去,喜芝终於松了个口气,她已经哈很久了,现在终於是如鱼得水,我屁股不断的干弄着,发出趴滋…。趴滋…。的响声,妻的那边也是一样趴滋…。趴滋……的响声,豁着两个女人的叫床声,好一幅,淫荡又性福的画面,干着别人的妻子,再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人干着,有种说不出的快感,我拼命的插喜芝的屄,妻的屄也被喜芝的老公拼命的抽干着,这时我看着妻和喜芝的老公,下面干着,上面嘴对嘴亲吻着,两手一边摸着妻的大奶,喜芝老公的屁股,在妻的身上插动的频率逐渐增快交配的,霹趴…霹叭…声也越来越大,阴茎大力的捣着妻子的阴户,妻的小屄也往上热情的迎合着,喜芝的老公突然趴在妻的身上不动了,紧紧的抱住妻的身子,鸡巴顶到妻的屄里,最深处,并不断的打哆嗦,看样子是正在灌输精液在妻的阴道中,他们两正在享受着激情后的余韵,阴茎还泡在,妻的阴户中,我还没有要射精的感觉,一心只想,享受插屄的快感,我干喜芝的位置正好可以看见他们交配的地方,妻的阴道还不停的抽动着,喜芝老公的阴茎在妻的阴道中逐渐缩小,终於滑出了妻的阴道,一滩白花花的精水混着妻的淫水,从妻的阴道中汨汨的流出,突然间妻感到阴道中似乎缺少了什么,向我这边望来,伸手揉着含满精液小屄,看着我在干着喜芝,看来喜芝的老公还没有喂饱她,我拔出插在喜芝阴道中的阴茎,翻个身往妻的身上趴了上去,将阴茎插在混着喜芝老公的精水的穴中,我最喜欢插这种穴了,有精液的润滑,水汪汪的一插就进去了,喜芝仍在那儿不动,她的穴儿刚被我插过,被干的一个大洞还没有缩回去呢,我就一会儿插喜芝的屄,一会儿插老婆的屄,旁边还有喜芝的老公当观众,插得好痛快,谁叫他那么快就缴械了,这样干了许久,妻怕喜芝的老公睡着了,於是过去含着喜芝老公的阴茎,舔了起来,一阵快感中,我也在喜芝的小屄的深处中,射了精,虽然射了,感到喜芝的阴道里,一夹,一夹,的悸动着,使我的阴茎仍然硬梆梆的没有软掉,阴茎还入在喜芝小逼的深处,这时喜芝老公的阴茎被妻舔大了,喜芝的老公就侧着身把阴茎插进了妻的阴道中,我们互相插着对方的妻子,插的也累了,就插着睡吧,往后的日子,我们经常到对方的家中,看到对方的妻子就想干,抱着对方的妻子,抽插…插抽…然后就…插着睡,两位妻子也乐在屄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