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被玩弄的陈如老师
被玩弄的陈如老师
快到下课的时候,陈如老师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接着慌慌张张地头也不回就冲出了教室。教室裏瞬间闹腾腾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幺,只有尤俊平从后面紧跟着出了教室。看到陈如一路奔出教学楼,直接去了化工学院,尤俊平这才折回教室。

  原来陈如接到学院王院长一个电话,说陈如正在出差的丈夫在湘西遇到一点麻烦,要她过去详谈。陈如意识到不好,于是直奔院长办公室。推开院长办公室的门,迎面而来是一阵奇异的清香,院长办公室的格局倒也雅致,门口就是一株铁树的盆景。陈如无暇欣赏这一切,她关好门,走进屋子。

  院长正多坐在办公桌前,他朝陈如摆摆手,示意她坐下。

  陈如急切地问道:“我丈夫他怎幺了?”

  王院长说:“你先不要急,听我慢慢说。”他的声音平缓而有力,压製住陈如的急躁。

  陈如只得点点头。

  王院长又说:“据说你丈夫在湘西那裏遇到了劫匪,现在联係不上,具体的情况还不清楚。”

  陈如说:“我昨天就联係不上我丈夫了,因为他说过是在山区可能没手机信号,我也就没太在意。”

  王院长点了点头:“现在事态的发展还不太明了,我已经积极跟当地联係了。

  你这几天先呆在这裏,时刻保持联係。“

  两人陷入了一段长长的沈默,王院长摆弄着手中的笔,而陈如也在焦急地思索着。

  王院长突然又发话:“小柔啊,你是个很出众的女人。”

  陈如抬头望着王院长,等着她的下文。

  王院长又说:“上次开会,你说有人利用学校的资源办自己的私事,陈如同誌,你这是在说谁啊?!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啊!”

  王院长接着压低声音说:“现在有人说,你丈夫这次是携款潜逃……”

  “什幺?!不可能!”陈如大声辩解。

  “诶,你别急。”王院长不急不缓地说,“你丈夫主管的实验室现在有八十万资金下落不明。”

  “那也未必是我丈夫干的啊!”陈如反驳道。

  “可是他为什幺去长沙开会,人却跑到湘西去了呢?”

  “她跟我说去那裏调查一点事情……”

  王院长不客气地打断了陈如:“事到如今,我不得不跟你说了。其实学校已经因为经济问题秘密调查你丈夫很久了!”

  陈如瞪着王院长:“为什幺?为什幺要调查我丈夫?一定是有人陷害他!”

  王院长看着陈如凶狠地眼光,不以为意,反而露出了淫邪的笑容,他的目光在陈如全身上下扫视着,接着说:“小柔啊,只要你跟我好好地近距离的交流一下彼此的感情,你丈夫的事情我给你摆平。”

  陈如听到王院长的话,心中有种说不出的痛恨,没想到这位平时仪态堂堂的院长大人居然会说出这种不知廉耻的话来,她心跳急剧加速,胸部也微微地颤动。

  陈如注意到了王院长的淫邪目光,不由得厌恶地转过头。她早就听说临江大学有“二王”,一个是师範学院的王副院长,一个就是面前这位化工学院的王院长,二王都是以“淫”“色”而闻名。临江大学的整体实力虽然不怎幺样,但是化工学院却能在全国排上前两名,这其中的重要原因就是王院长有着很强的科研能力。但是这个王院长却酷爱玩弄学校裏的女老师,听说被他看上的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陈如心想着,不由得害怕起来,她甚至怀疑,一切都是一个阴谋……王院长站起身来,一步步走进陈如。

  陈如的心已经乱了,她看到王院长向她走来,害怕地向门边退去。

  王院长又说:“小柔啊,其实你丈夫跟我要係主任这个位子的时候就答应让你给我爽爽了,哈哈!只是一直没机会罢了。”

  “你放屁,我丈夫才不是这样的人。”陈如大声喊道。

  “怎幺,你不信?你不信也没关係,反正他现在也自身难保,救不了你了!”

  “你卑鄙,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你再过来我可要喊了!”陈如无望地威胁着。

  王院长笑了:“你以为你今天还能走得掉幺?现在是中午,没人会来我这裏。

  我的办公室隔音效果很好的,待会儿我干你的时候你可要放声喊啊,哈哈!“陈如想要冲出办公室,却抬不起腿,她的心很乱,很烦!她无力地瘫软地靠在墙边。

  王院长走上前去,一手搭在陈如的肩头,欣赏她饱含痛苦的美态。他伸出右手一把抓住陈如的乳房,隔着衣服狠狠地揉捏。

  陈如痛苦地低下了头,却分不出一丝力量去反抗。

  王院长左手托住陈如的下巴,欣赏着陈如痛苦的表情:“我最喜欢在我这间办公室裏面干像你这样的大美人。”

  陈如一口唾沫喷向王誌强,骂道:“姓王的,王誌强,你这个禽兽!”

  王誌强擦了一把脸,阴冷地笑了:“待会儿我要操得你哭爹喊娘,也不知道你的那些暗恋你的学生看到你的样子会有什幺想法,嘿嘿!”

  陈如看着王誌强阴冷的脸,真想狠狠一个耳光扇过去,却没有力气去抬起胳膊。

  王誌强贴在陈如的脸旁,朝她的耳窝轻轻地吹着热气:“是不是感觉有心无力?我在门口的铁树上为你準备了一点小小的礼物,是我亲自研製的神经麻醉剂,你一推门,一阵风吹到你的脸上,那麻醉剂就开始慢慢起作用,侵蚀你的肉体和精神,咯咯……”说着发出阴冷的笑声。

  陈如无助地任由王誌强在她身上肆意地索取。很快,衬衣就被粗暴地撕扯开,扔在地上。

  王誌强一边玩弄陈如的身体,一边不忘羞辱她:“你奶子蛮大嘛,是不是被很多男人玩大的啊,哈哈!”

  说着,单手伸到陈如背后轻轻一挤,胸罩扣子就被解开了,王誌强一挥手把它扔到铁树上,高高地挂着,无力地晃动着。

  王誌强也算阅女无数,不过这对乳房还是让他欣喜若狂。他握住陈如的美乳,又舔又啃,好像是一个恶鬼,时而又将枣红的小巧乳头含进嘴裏用舌头咂咂地品嚐一番,弄得乳房上口水连连。

  陈如痛苦地承受着,她无法想象,这个丑恶的男人还将无耻地进入她的身体,霸占她,蹂躏她……陈如正想着,这事情就发生了。王誌强的大手已经顺着她的大腿内侧,缓缓滑入了她的套裙,隔着薄薄的丝质内裤轻轻地挤压。陈如身体暗暗一颤,这正是她最敏感的地方。

  不知不觉之中,陈如的小内裤也被王誌强剥离了身体,尽管还有套裙和丝袜,她的下体也感受到了空气的清凉……还有,王誌强的大手正在她敏感的阴蒂上轻轻地研磨……“唔——”尽管是被迫的,陈如还是不自禁地发出了呻吟,这王誌强果然是采花老手了,陈如已经感觉到体内的情欲在澎湃汹涌,她的两条大长腿甚至交叠在一起不停地摩擦。

  王誌强把这一切都看在眼裏,不再客气,褪去了陈如的套裙,扯烂了她的丝袜,把她推到自己的办公桌边。

  陈如上身趴在办公桌上,一对乳房垂着,几乎碰到了桌面,雪白的大屁股高高地挺起,一对修长的玉腿分开,站在地上。

  她只觉得一根粗长的肉棍已经侵入了她的双股之间,却又不敢回头望去,深怕再对上王誌强那阴沈的目光,看到那丑恶的阳具进出她的身体。

  陈如的心裏在滴血:“难道贞洁就被这个丑恶的男人给坏了幺?亲爱的丈夫,你在哪裏?怎幺还不来救我!”

  王誌强好像读懂了陈如的心思,巨大的阳具顶在她的桃源入口,一边向花园深处挺进,一边说:“大美人,是不是想你的丈夫了?”

  陈如无力地哀求道:“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

  王誌强大笑着,鸡巴狠狠地朝前一插,完全地没入了阴道,阴囊狠狠撞在雪白的大屁股上,发出巨大的“啪”的一声巨响,他心中暗暗称爽:“真他妈的紧啊!”

  陈如只觉得一根火热滚烫的肉棍插入了自己的身体,似乎要将自己撑开,好粗,好壮,好硬,比她以前经曆过的一切男人都强。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一滴滴泪珠滚落下来,心中哀痛:“就这样被占有了啊……”

  阴道还略显干涩,阴茎还是无情顶开阴唇,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反複地在阴道中进进出出。陈如还从来没有经曆过这样粗长的阳具,阳具和阴道之间剧烈的摩擦带给她阵阵难忍的痛楚,不过这痛楚之外,尽也有些许快感。

  随着王誌强大力的抽插,陈如一对丰满而圆润的乳球也随之跳动,如同两只小兔子,王誌强一手一个,抓在手裏,肆意揉捏,好像是孩子的玩具。

  陈如的心中在悲鸣,她从来没有试过如此屈辱的做爱姿势,而且是由一个卑劣的征服者尽情的玩弄;居然让这样一个混蛋从她的美妙身体裏攫取快感,她愤怒而又无可奈何。而体内泛起的阵阵情欲,甚至要淹没肉体的痛苦和精神上的愤恨,这让她格外的恐惧。

  王誌强哈哈大笑:“母狗发情了吧,哈哈!”

  陈如羞愧难当,却不能抵挡身体本能的反应,洁白如玉的娇躯越发的潮红。

  王誌强放弃了蹂躏陈如两个大奶子,一手狠狠抓起一把陈如的长发,向后拽去,引得陈如玉首高高抬起,曲线愈发诱人。

  王誌强另一只狠狠地拍打在陈如的雪白大屁股,丰满的臀肉如同波浪一般蕩漾开来。他爱死了这肥臀,愈加凶狠地拍打,无情的抽打中也带着愤怒。

  他对这对给他带来诸多麻烦的叛逆夫妻十分恼火,还好他的人已经控製住了方伏虎,收服方伏虎只是早晚的事情。现在摆在王誌强面前的就只有陈如了,他相信陈如并不是个很大的钉子,相反的,还可以痛痛快快地享受她的美体。

  王誌强一边想着,一边加紧操干。他对自己的性器十分满意,也有十分的自信。那粗壮有力的肉棒,势大力沈,每次都能直抵花芯,凶狠地操干让陈如的身体阵阵摇晃,柔弱的陈如甚至不能支撑住自己的身体,上身被干得完全趴在了办公桌上,一对乳房在冰冷的桌子被身体压的扁平。

  又经过数百下的抽插,王誌强突然感到快感如潮,一对大手狠狠抓住陈如的丰臀,手指深深陷入臀肉,阳具如同机器一般疯狂地冲刺。

  陈如也忘乎所以地发出大声的呻吟,她已经忘记了正在被强奸的事实,完全的陷入了性爱的快乐之中。她感觉到阴道中的肉棒突然又膨胀了数倍,充实而又有力,紧接着,肉棒停止了冲击,精液源源不断地注入了她的体内,像是催化剂一般,同时诱发了她自己的高潮——被强奸诱发的无奈的高潮。

  不过说真的,在婚前,陈如并不是特别深爱她的丈夫方伏虎,否则,她也不会跟她的学生在外面厮混。只是跟她丈夫在一起久了,难免有些依赖。但是结婚以后,经过丈夫肉棒的洗礼,也对他有了不少爱恋与亲情。

  诚然,她的丈夫很爱她,可是在性爱当中,她总觉得缺了点什幺,也从来没有达到过那样被粗暴蹂躏时的快感。

  她婚前爱玩爱闹,也与各色男人有过云雨之欢,但那些男人大多把她奉为女生,从来没人像王院长那样粗鲁地对待她,这粗鲁带来的快感对陈如而言甚至远远超过温柔和体贴。

  正当陈如还沈浸于高潮中的时候,王院长一把将她拽起扔到沙发上,随后拿出一个黑色布带把陈如的眼睛严严实实的蒙上。临走前,王院长说了一句:“麻醉剂还有八个小时的效果,你给我老实点!”说着就是“砰”的一下关门声。随后陈如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与寂静之中……

【完】